央金拉姆 | 出世是为了更好的入世

作者:


30多年前,甘肃天祝藏族自治县,天快黑了,一个牧羊女朝后山走去,寻找失踪的羊群。她的阿妈将一把用羊毛绳子绑住刀刃的剪刀放在门顶,以此期待把狼的嘴巴绑住。牧羊女念着阿妈教的“绿度母”咒语,在黑暗中忍受着各种动物、森林精灵的诡异叫声,去寻找她的小羊。

那个时候的牧羊女央金拉姆并不知道,她之后的人生,无数次会身处繁华,却心陷幽暗之中。



这双牵回羊羔的小手,将会支撑起奇正藏药从灵芝走向北京继而上市,将会在央视春晚举起麦克风献唱,将会牵起台湾“前副总统”的长孙陈宇廷手,在大宝法王指定的吉日成婚;应邀参加洛克菲勒家族创办的“世界公益家族协会”,在全球推动社会公益、维护世界和平;将会接过53届格莱美音乐奖的奖杯,写出畅销书《大地母亲时代的来临》,为现代女性在日常生活中修行指路……她活得像一个传奇。


曾经,这绚烂人生,不能为她的心照进光亮,直到她在修行的路上觉醒。


她一直在行进,一直在找寻——入世地做企业、出世地清修、再到现在将寻找内在柔软力量的方法回馈给大家。再一次的入世,央金拉姆没有踏入同一条河流。她依然全世界飞,却不再是当初那个坚硬的女汉子。女性的力量在她身体里柔软地苏醒。这也是她希望能为其他女性找到的力量之源。


央金拉姆的每一个转折,都是找寻自我的路程,曲折是她必经的阶段,就像你我在人生中的一点点摸索,为的是最终懂得。


入世之问 成功就是我要的未来吗


央金的第一次找寻,入世极深。


为“奇正藏药”搏命,只因以为企业可以帮藏族脱贫。央金拉姆曾经被企业内部称为“救火队队员”,让企业冲出林芝走向北京,这其中的艰难,每一位女性创业者都能体会到。然而,这努力换来的却是最终深深的自我否定——一个企业达成不了那么宏大的心愿,而一个女人置身工作之中,单身而不快乐。药治身体,而内心不快乐的时候是不圆满的。“企业做成功了,就是我要的未来吗?这应该是自己的人生方向吗?”这是央金拉姆在初涉生意场时的入世之问。


1999年,陈宇廷第一次见到央金拉姆的时候,她还是一位飞来飞去、天天开会、长着一张“扑克脸”的严肃女老板。那一年,20多岁央金拉姆在奇正藏药的地位举足轻重。那时的她正在寻找一种特别的企业管理模式,她希望奇正藏药能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一位西藏的统战部部长告诉她,广东中山有一所非常特别的慈善福利学校,管理模式集家庭、企业、学校三位一体,央金拉姆兴奋地带了二十几个公司的骨干去观摩。当她推开那扇工厂改建后依然保持古韵的大门,听到宁静的佛乐时,她的心突然变得异常宁静。厂房里,很多女孩子在低头做女红,布折得整整齐齐,女工们抬起头来看见访客,都露出见到亲人一般的笑容,脸上一片祥和。“我好像走进了一个美好的梦里。这时候,脑海里有个声音说:‘你找到你的路了。’”央金拉姆说。


就在这所半工半读的慈善福利学校里,央金拉姆见到了她未来的先生陈宇廷。当这位台湾地区“前副总统”的长孙、前麦肯锡咨询顾问、曾经剃度出家的哈佛MBA出现在这里时,穿蓝色纯棉的中式服装和布鞋,和一千五六百个来自贫困农村的孩子在一起吃饭,所有的工人都叫他陈大哥。回忆起初次见面的场景,央金拉姆的脸上带着满足的笑意。“我心里暗暗吃惊:这是怎么做到的?我作为一名企业管理者,平时里忙碌而疲惫,员工见到我都是有些拘谨的。而陈宇廷似乎并没有‘管理’企业,这里散发着平和、欢喜的感觉。”


未来的西藏,少数民族企业的道路和方向是什么?这是央金拉姆那时候一直在思考的问题。当她在陈宇廷的企业里看到那些孩子做的绣品是那么的精致,服务人员是那么的亲和,这一幅幅画面触动了她。她恍然大悟——少数民族地区,尤其像西藏这样地处偏远却令无数人神往的旅游地区,应该训练出这样具备良好的动手能力和服务意识的员工与服务人员,这才是藏族的发展方向。


藏族孩子的唯一出路就是读书,考大学几乎是所有藏族孩子从小的梦想,考不上学就得回到家乡放牛放羊。央金拉姆也不例外。小时候的她哭着求爸爸,就算不买新衣、穿姐姐的旧衣服,也要继续上学。中专毕业后,央金拉姆在县城第一中学当老师,大家都叫她“小音乐”。一心读书的她不甘心只当“小音乐”,1994年,她进入了西北民族大学艺术系。然而,进了梦寐以求的大学后央金拉姆才发现,大学和她想象的不一样,大家都忙着谈恋爱、打扮、玩乐,没有人思考民族的前途和命运。大部分同学都觉得她很奇怪,活得太累。


正在央金拉姆感觉迷茫的时候,她遇到了雷菊芳女士。听到央金拉姆对藏族教育、经济发展的担忧,对假冒伪劣商品对藏民生活方式、传统文化的破坏而焦虑,雷菊芳很激动,她鼓励央金拉姆:“我们一起去西藏开发当地的草药,漫山遍野的草都可以变成药材,赚了钱,就能实现你帮助藏民教育和脱离贫苦的愿望。”


做企业就能实现自己的理想!央金拉姆二话不说办了休学,去到西藏林芝做企业。


当时央金和雷菊芳还有她的姐夫扎西一起进了西藏去创立了如今赫赫有名的奇正藏药集团,在林芝创建药厂开始,因为是民营企业,当时找不到一个管理人员,央金只好把一家人全拉了进来:请姐夫扎西离开军官职位,退伍担任药厂厂长,又请大哥管车间,二哥管财务,全家大小都“扑”上去帮她着做。


上世纪90年代末,私人企业招人难,一个业务员也招不上,什么事情都得自己亲力亲为,央金拉姆买了一辆70块钱旧的自行车,每天骑着自行车,背着药箱,挨家挨户去推销,一家一家地去谈医药公司。做完销售,央金拉姆又开始去做品牌推广。和广告公司的人第一次谈机场附近的灯箱广告牌,在《拉萨日报》、《拉萨晚报》上做广告。央金拉姆自己动手画图样、手写广告词,交到报社去排版,守到半夜校对完才放心。没有细致分工,没有部门协作,央金拉姆变得“十项全能”。


颇具广告意识的奇正藏药在西藏地区迅速脱颖而出,成为旅游产品。央金拉姆趁热打铁将这个模式复制到青海,奇正药业在青海也红了。然而,央金拉姆并不满足于此,她想把企业做到北京去。经过反复论证讨论,董事长雷菊芳同意把总部搬到北京,由央金拉姆全权负责北京的事务。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央金拉姆在奇正药业里的外号叫“救火队队长”。在北京开展业务举步维艰,没资金、没团队、没分工,公司内部、外部、公关、销售问题都要解决,随着企业越来越壮大,每天都有种在战火中拼杀的感觉,名利来了,快乐少了。“我见到的大部分女强人都是单身,都不快乐。每当我看到她们时,我就想,这是不是我未来的归宿?难道我也要像她们这样吗?那时我才二十多岁,很年轻,但想到这个问题我就很紧张。人生怎么能这样活?不可以!她们不是我的榜样!”




出世之寻 原来家是最好的修行道场


企业越做越大,但从内心深处,央金拉姆并没有得到她想要的。


现在,她的老公陈宇廷把央金拉姆当时的这种想法解读得很清晰:“一份事业或者一份爱情,也不能解决真正的烦恼。你有没有这种经验?事业的成就或是爱情的美满可以让人的注意力转移一段时间,一年、三年,甚至十年。时效过了以后,夜深人静的时候感觉还是有点不对,又不知道哪里不对,翻来覆去想得累了,睡着就算了,第二天循环往复,问题还是在那里。药治身体,但内心不快乐是不圆满的。”


央金拉姆在婚前曾一再要求出家,被活佛阻止,她不明其意。连她的婚姻也和寻常女人不同——在婚礼现场,“解脱”二字高悬。央金拉姆和陈宇廷结婚之前只见过三次面,和他结婚,是听从了活佛的预言,抱着一种半出家的心态结为了夫妻。在央金拉姆看来,陈宇廷出过家,做慈善公益,佛学修为很高,虽然他还俗了,依然还在修行。他不喜男女小情爱,心系大爱。央金觉得他是她的“战友”,和他在一起,是另外一种方式的出家。结婚时两人约定好:先结婚,不要孩子;如果一个人想出家,另外一个人不可以阻挡。


在结婚后的十年,央金拉姆把精力都花在修行上。她参加各种禅修和法会,每隔两三个月就会有新的境界。2008年,央金拉姆在美国科罗拉多的圣山中闭关了几个月,她一个人带着帐篷住进一个有鹿、有狼、有熊的森林里。在打坐时,一只黑熊来到了帐篷门口,因为在禅定中,央金拉姆无念亦无恐惧,互相对视了一会儿,黑熊掉头跑了。


那时候,央金拉姆的整个生活都是在修行中,她走遍世界各地,只为了精进修行。终于有一天,央金领会到了师傅曾经不让她出家的原因。“修行不是放下世间的一切,按佛经上的文字对照自己,以为修行就是出家人的事。修行的这套方法留下来,事实上修行就是在日常生活中进行。”


2011年,央金拉姆整合出了歌舞觉醒法,用心灵音乐、自性舞蹈、静坐、清理、走路慢跑等“动中禅”、“生活禅”的方式,在日常生活中帮助女性找到自性,发挥自身能量。


对比做“女汉子”的那段时间,央金拉姆说这样描述“觉醒”后的自己:“做‘女汉子’蛮痛苦的。因为我内心有一个温柔、充满爱的自己,但外面有一层盔甲,里外不一。现在,我把盔甲一层一层脱落,真实的自己展现出来了,这个时候才发现真正的力量出来了。我感受到,女性最强大的就是她的温柔与母性,这才能真正帮到男人。在家里,如果女性太纵容自己散发‘阳刚之气’,女人就变成男人了。虽然是女人的身体,但整个能量状态是男人的,家里有两个‘男人’,能量合不到一起,一定会吵闹分手。女性应该恢复她的阴性能量,温柔,像水一样,对男性的能量起到安抚和养育的作用,这时候男人自然就很舒服,不会跑丢,会回家。如果女性变成这样的状态,就吸引了男人,我们中国传统文化阴阳太极的感觉就回来了。”


在美国科罗拉多山上闭关时,保罗·温特来山上办音乐会,保罗是美国的环保音乐之父,经朋友介绍认识后,保罗“爱上了”央金拉姆的音乐,邀请她为他即将在纽约圣约翰大教堂举办的夏至音乐会献唱。夏至当天凌晨四点,央金拉姆通过歌声、六位音乐大师通过乐器,慢慢开始对话。宗教无国籍、音乐无国界,没有排练过的现场交流顺畅无比。收录了这场演唱会歌曲《满愿文》的专辑获得了格莱美奖。


2011年2月,在第 53 届格莱美颁奖典礼上,央金拉姆领取最佳新世代(New Age)专辑奖,成为第一位中国籍格莱美音乐奖得主。她希望透过歌声和舞蹈把爱、光芒和温暖传递给人们。


以出世之心 做入世之事


经历了入世出世,思考修行,央金终于实现了自己的三级跳。第一跳投身事业,却发现成功不能救赎任何人;第二跳远离尘嚣,却发现原来觉醒不是坚硬而是柔软。


现在的她,把身体当成桥梁,以出世之心,做入世之事。


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央金拉姆接待及安排了“世界家族公益协会”(Global Philanthropy Circle)的20 多位全球主流政商家族到中国大陆与台湾地区参访,致力于推广“中美和谐,世界和平”的理念。


早在2007年,央金拉姆就曾受佩姬·洛克菲勒之邀为GPC献唱。佩姬告诉央金拉姆,她觉得慈善家做久了,自我会很大,而听了央金拉姆的歌声后,整个人都会柔软下来。慈善翻译成英文为“PHILANTHROPY”,源于古希腊语,本意为“爱人类”。做慈善,重点在开发慈悲心上,而不是施舍。“我们为了爱才付出,尽量让人回到这个本源来,音乐让他们的心打开,心打开,自我就不是那么大了。心摆正了,才是最重要的。”这是央金拉姆对慈善的理解。


央金拉姆还邀集佩姬·洛克菲勒、珍妮佛·巴菲特、赛纳·善宾等女性公益领袖共同发起“妇女世界和平中心”,推广女性改造自已,帮助男性,以改变世界,达到世界和平的理念。


这种女性内心的力量,是央金拉姆希望能唤醒大家的。它不同于追求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名或者利,而是寻求内心的宁静和柔软,从而能影响他人。这是女性特有的力量,原本就存在,不应该被掩埋。今日,随着央金拉姆一起起舞的,是心系一处的“在家修行者”。这些人遍布在世界的不同地域,有着不同的肤色,却有着一致的追求。


央金拉姆在她的著作《大地母亲时代的来临》中传递了自己创造的“快乐女人觉醒六法”和“央金玛歌舞觉醒法”。世界各地都有女性在学习“快乐女人觉醒六法”和“央金玛歌舞觉醒法”。


央金玛六法是央金拉姆根据大师们的教导和亲身修行的经验,总结出来的六个方法,分别是“发现自性”、“提升自心”、“认清自心”、“回归自性”、“实现愿心”、“任运自心”。这六个方法能帮助现代人,特别是现代女性在日常生活中觉醒。在洗碗、拖地、淋浴中觉知观照,找回内心的力量。


通过在自己的家中唱歌、跳舞,在静心的音乐中回归,在自性的舞蹈里觉醒。这是来自观音菩萨耳根圆通法门的“歌中禅,觉之舞”,带领大家在真实生活中获得平静而喜悦的觉醒。


连央金拉姆自己也感受到变化:“其实现在的我比做企业时更忙,但这种忙碌没有以前的烦恼,非常快乐,连我自己都惊讶,以前那么年轻都撑不住,到下午没有咖啡根本撑不下去。现在,把整个人的能量、所有的情绪全投进去的那种执念没有了。身体就是桥梁,心很松驰,清清楚楚在当下,做事就是做事,心不焦虑。这就是修行的成果。”


从甘肃天祝藏族自治县到整个世界,从迷失到找回自我,央金拉姆唤醒了女性本身的能量。她坐在我们面前,静、真、淡,却像大海一样,包容、深沉、蕴育,像一个女人本来的样子。



  • 发布日期:2015-3-24
  • 阅读:18988
  • 评论数:0
转载 |
分享到:
发表评论

晓楠的心灵栖息地

访问次数:28617

个人简介
 不可能让每个人都满意你,重要的是自己满意自己,因为你是为自己而活,不是为别人而活!

未检测到登录,请登录后再试!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