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一周性格话题
收藏这篇文章

王耀堂:九型人格与健康​

作者:王耀堂
 “人格”一词,在商务印书馆最新出版的《现代汉语词典》(修订版)中,它的解释为“人的性格、气质、能力等特征的总和;个人的道德品质,人作为权利义务主体的资格”。
从词典中的解释可以看出,人格所包含的内容十分丰富,大到一个人的人生观、价值观,小到一个人的行为习惯,无所不包。
     性格是人格结构的成分之一,是最核心的人格差异,是一个人对现实稳定的态度和与之相适用的习以为常的行为方式。如英勇、刚强、懦弱、粗暴等。东方古语云:“积行成习,积习成性,积性成命”;西方也有名言:“播下一个行为,收获一种习惯;播下一种习惯,收获一种性格;播下一种性格,收获一种命运。”如此循环往复,终成定格,此乃人格。
     自古以来,人们都在研究察觉性格运作的方法,以便找到最真实最健康的自我。但真正经得住时间考验的方法并不多,而口口相传的九型人格则不然。它起源于2500多年前的苏菲教,是教会的牧师用以开启教众灵性,解决教众困扰的一种方式。九型人格通过分析人们行为背后的出发点,即基本欲望和基本恐惧,将所有的人划分为九种类型,其基本原理为:人与人是有差异的,有不同的原动力和价值观,就有不同的行为表现,也就会引发不同的结果。从医学的角度来看,不同的人格类型也可能有不同的健康隐患。在2000年我参与编写《心身医学——心理生理医学基础与临床》一书时,就对性格于健康的影响深有感触。而当我接触并更深入学习九型人格后,更是激发我对它们二者之间关系的研究热情。
     在中国,随着九型人格销售学、九型人格领导学、九型人格恋爱学等方面书籍、课程的盛行,人们也越来越关注九型人格。尽管这确实能给人们的生活、工作带来莫大的帮助,但如果只看到九型人格在这些方面的作用,就是将它片面化了,难以看到它帮助人们寻获最好的自己的本质,也就容易错误地认识自己。
我在2005年第一次接触九型人格时,也仅仅是把它当做一个类似博弈论、心理学诡计之类的游戏,因此才会错误地判断自己为2号给予者,还屡屡被当做2号的代表人物来解析,我也日益将自己局限在2号性格里,每天乐呵呵地打着“爱、关心”的名义去“干涉”身边人的自由。然而,当我深入地学习九型人格后,很快就将自己从2号的误区中拯救出来,充分意识到我作为一个6号性格者(正 6〉的优势与局限:无时无刻不在怀疑。正是这种怀疑精神,促使我更深入地探索九型人格和健康的关系。
     2011年,我有幸跟随美国斯坦福大学疗愈大师、精 神病心理学教授、九型人格理论创始人戴维·丹尼尔斯(David Daniels)和九型人格大师海伦·帕尔默(Helen Palmer)学习九型人格灵修课程,感悟颇深,同修者20人均有同感。课程结束时,导师让每位学员发表感言,我们都感觉收获颇多,其中几位学员激动得热泪盈眶,还有几位学员可能是因为找到了真我而泣不成声。
       回国后,我仔细将课程回顾了一遍,总结出我最主要的三个收获。
       第一个收获是,对型号的认知是我们探索、进入内在世界的过程。这就需要我们留意心理驱动,让其内在探索,而不要盲目告知,以免剥夺我们探索的权利。中国九型人格导师协会会长梁成斌先生也谈到,定型号可能限制一些人的成长,比如说,他是7号好玩,不受限;他是9号懒惰,慢吞吞,等等。这样定型就会让探索者片面地认为:“噢,原来我就是这样的人”,让他们在自我认定中“否定”。学习九型人格,不要陷在型号的“监狱”里,不要卡在性格“方格”里,重要的是拿回自己的力量。
       第二个收获是,探索九型,归根结底就是我们对于心灵成长、满足内在的欲望、高品质幸福生活的渴望。高品质幸福生活从来就离不开健康,但研究九型人格的人们对健康的层面关注很少。我连续参加两次全国高等院校医学心理学教育分会会议,与心理学家探讨九型人格的话题,他们均感兴趣,但不太了解,长期在美国的心理学家邓明昱博士也不太了解。这说明九型人格不被现代医学所认可,认为它只是社会学的一部分。而作为医生的我,在实际工作中接触了太多因为性格而导致健康危机的案例,因此迫切渴望打通性格和健康的通道,找到预防疾病、维护健康的最好方法。从目前的研究来看,九型人格可能是打通性格与健康关系的最快方法了。
       因此,2009年底我去深圳学习九型人格时,就带着理清九型与健康之间关系的使命来探索,去美国学习九型人格也抱有这个目的。当然,关注九型人格和健康的密切联系的不仅仅是我,还有中国九型导师协会副会长张立波,他建议我教授哪种型号的人易患哪种疾病的课程。而且,在美国的九型人格课程中,导师戴维·丹尼尔斯(David Daniels)也讲到,九型人格与健康是一个大课题,有经验总结:3号和8号容易患心脏病。疾病与性格型号是有关联的,但没有这方面的系统研究,他希望有人能填补这方面的空白。这就增强了我研究九型人格与健康的信心。
       在我看来,九型人格分为脑、心、腹三个中心,心区易患心脏病、心理疾患;脑区易患神经系统疾病,尤其是神经衰弱;腹区易患腹部疾患,如肝脏疾病。这与祖国传统医学也能相匹配,如8号的怒伤肝,肝主疏泄,“怒则气上”,易患高血压;4号的悲伤肺,易患肺病,如肺结核;1号易怒而不宣,过度压抑自己,易患肿瘤;6号的恐易伤肾,“恐则气下”,往往“头重脚轻”。
       第三个收获是,疗愈伤口的最好方法,是呼吸法。坐禅、静心、内观都讲究观息。北京大学医学部著名心理学家胡佩诚教授曾在20世纪90年代去南斯拉夫学习呼吸疗法,我认识的一位歌手朋友向国内某著名歌唱家学习发音,也是练的呼吸法,究其原理大同小异,关键是放松、静下心来。
       在我看来,练习呼吸是进入内在与自己身体链接,探索体验生命、安全与价值感最有效的手段。因为一个人的基本生命体征是脉搏、呼吸、血压、体温,它们相互影响。脉搏、血压是较难控制的,体温也不如呼吸好控制,因此呼吸可谓控制生命最简单的方法。而中医自古就推崇吐纳呼吸的养生方法,战国时期的圣人庄子就曾在《庄子·刻意》中写道:“吹呴呼吸,吐故纳新,熊经鸟申,为寿而巳矣。”可见练习呼吸是益于健康的。而从九型人格的角度来看,练习呼吸相较于其他方法的优势在于能与九型脑、心、腹中心有效结合,使能量在体内平衡,达到积蓄能量、减少恐惧的目的,从而帮助寻获到一个最真实最健康的自我。
       需要注意的是,人格与疾病相对应只是相对而言,并非绝对的对应,请不要对号入座。比如,1号易得高血压,8号也不亚于1号,我们只是选取了各个人格类型中最具有代表性的疾病进行解析,其目的在于帮助人们了解自己的性格,并通过改善性格的不足之处,来帮助自己向少得病、不得病 的健康生活发展。
       就在本书出版前夕,我又前往深圳跟随彼特·奥多诺休〈Peter O'Hanrahan)学习了“九型人格身体能力与呼吸工作坊”课程,并有了新的感悟:依据外在表现,九型人格可分高能量(3号、7号、8号)、中能量(1号、2号、6 号)、低能量(4号、5号、9号)。从中医“整体观念”来看,内外能量是一种辩证统一的关系,有内就有外,外在表现低能量,内在往往表现高能量,相反亦然。因此,我大胆地认为,“种植能量”,整合平衡资源,能帮助我们改善自我以及与他人的关系,达到“内圣外王”、“阴平阳秘,精神乃治”的健康状态。在浙江讲课时,我将这一新的发现应用在不和谐的亲密关系上,效果十分显著。
       当然,我对九型人格与健康的探索还处于一个起步阶段,性格与健康更多的奥秘还等待我们每个人来探索。而且,由于我个人认知程度有限,难免会有偏颇之处,敬请读者朋友们谅解和指正。

       在收集资料完成书稿的过程中,我的恩师王效道、宋书功教授和师父齐来增对书稿提出了许多很好的建议;我的女儿王文汝,编辑廖春红,助理庞伟、张鑫、海静帮助收集整理了大量资料,我在此深表感谢!

摘自:王耀堂《九型人格与健康》的序言 

  • 发布者:王耀堂
  • 2014-4-14
  • 阅读:4977
转载 | 收藏

分享到:

发表评论

陈景润

当代数学家

TA是几号? 查看专家观点

九型人格之7号人版

精选九型人格之7号人版,从这些照片中,一定带给你一种感觉,这正是7号性格的那…

推荐阅读
推荐栏目

未检测到登录,请登录后再试!

确定